活动
阅读量 1,1010

腌do鲜 高汤讲坛| 《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暂行办法》背后的故事

项目简介:

2019年10月1日施行的《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暂行办法》是全国首部专门规范公共数据开放的地方政府规章。

暂行办法》起草工作由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牵头,会同市政府办公厅(市大数据中心)

市司法局组成工作组,并由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作为课题组全程参与。


那么,

为何上海会出台这部地方规章?

主要想解决哪些现实问题

起草过程中有哪些主要考量

本期腌do鲜请来了办法》起草工作组的三位掌勺大厨


裘薇  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信息化推进处(大数据发展处)处长



常江  上海市司法局立法二处处长,法学博士



王晓妹  上海市大数据中心副主任


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

代表办法》起草

持了本场“腌do鲜”高汤讲坛




常江处长首先介绍了国外数据开放立法现状。他指出,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公共数据开放的立法都在起步阶段

美国纽约市是在2013年出台了公共数据开放法案,上海是在2019年,之间只有六年的距离。

实际上在起草之初,我们目标就是要把这个办法做到能和国际规则对接,能够达到国际水平。

随后,常江详细介绍了“公共数据开放”“政府信息公开”的不同:

目的不同:政府信息公开目的是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公共数据开放强调对政府数据的利用,重在发挥政府数据的经济与社会价值

客体不同:政府信息公开停留于“信息”层面,而数据开放则深入到了“数据”层面,强调开放数据具有原始性;

方式不同:政府信息公开是法定的强制性义务,信息公开后即义务履行完毕;

公共数据开放更多地体现服务色彩,采取协议方式,开放后仍涉及对数据使用的监管;

对象不同:信息公开的对象是社会公众;数据开放更偏向有数据处理能力的企业和机构

       之后,常江介绍了本次立法的重点条款,分析了公共数据的定义和公共数据开放的特征,并介绍了分级分类开放

关于相关制度建设,常江分析了为何建立“开放清单及其动态调整机制”,同时也强调了应强化数据安全和权益保护。


常江最后强调,公共数据开放是开放环境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促进数字经济发展、保障社会民生的重要推动力,

也是提升政府管理理念、实现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优化营商环境的内在要求。



随后发言的王晓妹主任来自上海大数据中心,该中心负责上海市公共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的建设、运行和维护,并制订相关技术标准。

她首先强调了数据价值应用的前提就是数据的开放和流通,并提出三个问题:数据开放到什么程度是合适的?

目前在开放过程中遇到的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是什么?什么样的开放是安全高效的?

关于数据开放到什么程度是合适的,王晓妹提出,数据开放的范围并不是越大越好。

因为数据开放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很多,个人的权益保护,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安全,这些都必须考虑。

关于数据开放过程中的突出矛盾,她认为主要有两点:一个是目前整个数据的质量还不高,很多数据虽然开放了,但可利用的价值不高;

二是不敢开放的问题,国内外都遇到这个问题,政府最担心的就是数据开放以后的风险。

数据质量的问题,是所有政府数据采集、整合、开放的部门所应承担的共同责任,而对于敢不敢开放的问题,则要靠机制去解决。

至于什么样的开放方式是安全高效的,上海大数据中心负责建设的数据开放平台是通过技术来保障安全

平台一方连着数据开放的主体,提供数据的预处理,安全的加密等,并对数据利用行为进行监管;

另一方连接着数据利用的主体和数据服务企业,平台为他们提供的是一种安全的获取数据的方式。

而关于开放高效的措施,她提到了三个统一的理念:第一是开放渠道的统一,在立法中明确提到的本市公共数据统一开放平台就是全市唯一的开放渠道;

第二是开放主体的统一,凡是条线上能够统一的数据,由条线上的责任部门来统一开放。暂时还不具备条件的,由区里来开放;

第三是开放标准的统一,上海大数据中心负责制定整个开放数据的统一标准,通过统一标准来提高开放的质量。

第三位发言的嘉宾裘薇处长来自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是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工作最初的推动部门,

负责指导协调、统筹推进本市公共数据开放、利用和相关产业发展。裘薇处长的发言重点回答了以下三个问题:

为何上海会出台这部地方规章?主要想解决哪些现实问题?起草过程中有哪些主要考量?

为何会推动立法,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上海从2012年推动公共数据开放相关工作以来,主要靠行政措施来推进工作,遇到了不少阻力,

为了下一步更高质量、更规范、更有效地做好数据开放工作,需要一个法制的基础

二是为了进一步巩固七年来数据开放积累的经验成果。比如如何对数据进行分级分类开放,这也是本次立法当中的一个亮点。

除了一些无条件开放的数据,还要通过立法推进一些数据的有条件开放,通过协议开放的方式,把一些高附加值的、实时性更强的数据开放给企业;

三是落实责任的需要。没立法之前,各部门觉得开放数据是一种服务,没有把它作为一个职责,部门开放的主体意识不强

有些部门不愿意开放,一方面对数据的价值没数,一方面也怕把质量有问题的数据暴露给公众。

数据质量的好坏也反映了部门的行政管理水平,通过法规可以明确管理主体的职责,进一步促进其数据管理水平的提高。

       这部法规主要想解决哪些现实问题?裘薇说,首先要解决公共数据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

比如公交实时数据,政府开发过app,效果并不好,而同样的数据开放给社会,就能给公众带来很大的便利;

第二要解决的是社会需求对接不足的问题,相关部门会根据社会的需求,每年确定当年的开放重点,

不是说我有什么开放什么,而是社会需要什么,相关部门再来开放什么;第三,就是数据安全管理机制不健全的问题。

主要通过制度的设计,通过全过程的监管和追溯,来保证数据利用主体对数据的合法合规利用。

      在起草过程中有哪些主要考量?裘薇谈到,主要考虑的是数据安全和开放的关系,数据开放面对的是不同的主体,

数据的使用面临不同的应用场景,要采取不同的开放方式。此外,还要考虑如何建设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数据开放最终要看开放的数据给社会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

通过完整的产业链来真正提升上海数字经济的发展水平,同时也反过来促进政府公共管理能力的提升。

随后,三位嘉宾回答了现场观众通过弹幕提出的问题,大厨和现场吃货们一起翻炒互动,煲高汤,调鲜味~


Q  :数据开放最主要的对象是哪几类?影响政府向他们开放数据的最主要的障碍是什么?

A:目前来看最主要的主体是企业,还要一些科研单位科研人员等。

目前来说向他们开放最主要的障碍在有条件开放类。我们要求他们提出数据需求的数据项的清单,也要拿出这些数

据的应用场景。还要提供企业能够对数据进行加工和对数据进行安全保护的能力。

另外要注意的是有条件开放还有一个协调的成本,需要数据利用的主体与数据提供的主体通过签订协议的方式来获取,

这方面的门槛或者成本就会比较高。

Q:能否以小微金融为场景介绍一下哪些是无条件开放,哪些是有条件开放?

A:社会对于银行数据的需求比较多,但我们也是建议从一些需求迫切性比较高的数据开始开放,

比如法院需要一些数据来判断企业是不是老赖。

还有从电力公司我们能拿到企业每月的电费数据,也可以反应企业的实际运营状况。

当然还有养老金、公积金等等。但这些数据是要企业授权给你,才可以拿到的。

但比如有些市场监管部门的处罚数据就是公共数据,可以无条件开放。

Q:如何界定非公共数据的内涵类型和来源?

A: 我们界定的公共数据,之前想过很多名字,叫社会数据、商业数据,但最后都不能涵盖我们想涵盖的范围,

后来我们采取一个非黑即白的表述,也就是说除了公共数据以外的所有数据。就像天要么下雨,要么不下,二分法的概念界定。



Q:手机信令数据集,比如通过手机能统计出某个时刻外滩有多少人,是否属于公共数据,是否可以开放?

A:手机信令数据集应该说属于电信企业掌握的企业数据,那么电信企业、通信企业到底算不算公共服务企业是有争议的一个问题。

有人认为它是商业企业,但是在很多时候他又提供了承担了很多公共服务,我(常江)倾向于把它界定为一种公共数据。

但是能不能开放?我觉得对于这些有一定敏感性的数据不能一概而论。你来提申请的时候,你要用于干什么?

你能不能提供出你合理合法的使用的场景,这应该属于有条件开放的数据类型。

大锅高汤已入味出鲜,但关于开放数据立法的讨论并没有停止,《暂行办法》将会在尝试和摸索中不断完善。

希望各位大厨能够再出佳品,与大家共享开放数据的美味~



腌笃鲜,江南的一道家常菜。将咸肉、鲜肉和春笋,先用烈火猛攻,再加小火慢炖,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荤素咸鲜的冲突熬出一锅活色生香的和谐。


互联网赋予了传统美食新的味道。「腌do鲜」沙龙精心选取「咸肉+春笋+鲜肉」3枚食材下锅,

请来吃货无数,跨界分享、脑洞互开、兼容众创、知行合一,dodododo,炖出一锅不知是什么鬼的腌do鲜




参与人员:

相关成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