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图片

听说在《开放的数林》后记中被点名的人将获得老石签名的赠书!

2018-08-14 12:49:27        阅读量 4510

DMG喊你来领书啦

 

下周一,郑老石的新书

《开放的数林: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

亮相上海书展

Finally!

能拖一天是一天的老石

努力征服deadline的老石

终于把书写完啦!

 

这本书好不容易才出版

中间得到非常多的朋友们的支持和帮忙

(听说郑老石还把他们写在后记里了)

比心心

 

本期推送我们贴上了本书的前言后记

重点是!!!

在后记中,只要发现有自己的名字

即可喜获一本老石签名赠书

没有发现也没关系

书展当天亲临现场

也可收到一份开放数林小礼品

(所以一定要看到最后噢)

👇

前   言

       政府在治理社会服务公众的过程中,需要采集和生成大量数据,然后根据这些数据做出更科学的决策,进行更高效的管理,提供更精准的服务。更重要的是,政府所掌握的这些数据不仅对政府有用,也和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涉及到天气、食物、交通、上学、就业、买房、结婚、生娃、游玩、看病、养老等方方面面,可谓无所不包。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政府数据除了政府自己可以拿来用,是不是也可以开放给社会,让人民来使用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些数据本来就是属于人民的,是用人民的钱采集的,是为了人民而采集的,自然也应该开放给人民使用。当然也有例外,就是有些政府数据开放出来可能会损害人民的利益,比如涉及到国家安全、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的数据,这些数据不仅不能开放,还需要进行严格保护。

 

       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政府的数据归根结底也是人民的数据,把政府数据开放出来,赋予人民使用这些数据的权利,可以让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企业和社会公众通过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或利用这些数据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应用,可以让人民出行更便捷,吃饭更放心,环境更安全,居住更舒适,身体更健康,工作更顺利,创业更容易,做各种各样的决定时也更有依据。 

 

       因此,本书就来谈一谈政府数据开放这件大事,并讨论这样一些具体问题:为什么政府应该开放数据?哪些政府数据可以开放?哪些不可以开放?怎样才是开放政府数据的正确姿势?政府开放数据会带来哪些好处?又可能带来哪些风险?政府数据开放这件事和哪些人、哪些组织有关?目前我国开放政府数据最多最好的地方是哪里?还存在哪些问题?为什么开放政府数据这件事这么难?怎样才能开放更多更好的政府数据?政府数据开放的未来会怎样?

 

       在结构上,本书将依次讲述和分析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背景、目的、现状、困境、路径和未来挑战。其中,第一、第二、第三章是做铺垫,回顾了国内外政府数据开放的背景和历程,阐述其价值、风险和利益相关者,并厘清一些基本概念与原则,为之后展开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搭建舞台;第四、第五章是讲故事,基于一手数据和资料,描绘了我国政府数据开放的整体现状和典型案例,为后面将要展开的理论分析提供素材和依据;第六、第七章是榨干货,对中国政府数据开放面对的困境与纠结进行了提炼总结,并进一步探讨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发展路径;第八章则是开思路,为数据开放未来可能面对的新挑战抛出一些问题,引发思考和讨论。

 

       本书既引用了许多国内外学术文献和研究报告,更采用了大量来自中国本地的一手数据和访谈资料,力求在理论研究与实践案例、国际视野与本土视角、“深度有据” 和 “易读有趣” 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希望能为我国政府数据开放的研究者、实践者和关注者,包括来自政府部门、研究机构、高等院校和产业界的读者们,提供一本集理论梳理、实践解读和路径指南于一体的参考读物。

 

       目前国内有关政府数据开放的著作多停留于介绍国外实践、引进国外理论、或直接翻译国外论著。作为一名留学回国的研究者,我对中外差异有切身体会,深知国外政府数据开放的研究发现和政策建议并不能直接应用于中国实践。虽然数据开放的理念最初来自国外,但要在中国真正落地,就必须根植于中国的本土环境,学术界也要针对中国面对的现实问题开展研究,讲述和剖析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我也相信,只有基于中国实践的研究发现和经验,才能真正与国际政府数据开放的研究与实践展开对话,贡献中国思路。

 

       自2015年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和2017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关于推进公共信息资源开放的若干意见》之后,我国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加入到数据开放的行列中。截止到2018年5月,我国已上线了近五十个地级以上的数据开放平台,其中又有半数以上是在最近的一年中推出的。2018年底,我国还将建成国家公共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相信又会带动更多地方政府开放数据,中国政府数据开放已进入快车道,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极好的研究环境和时机。

 

       面对这一形势,我们团队对各地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的现状与问题进行了系统评测和分析,并于2017年5月起连续两年在贵阳数博会上发布《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和“中国开放数林指数”。同时,我们也受到一些中央部委和地方政府的邀请,有幸深入参与到政府数据开放的决策咨询、制度建设、规划制定、执行实施和考核测评的过程中,还参与策划和组织了上海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SODA),从而有机会对中国政府数据的开放和利用展开近距离观察和研究,了解到许多藏在表象之后的故事。在此期间,我们陆续在《电子政务》、《中国行政管理》、《公共行政评论》和《图书情报工作》等期刊上发表了十多篇政府数据开放方面的论文。

 

       本书正是我们团队这五六年来研究工作的一个阶段性成果。我们研究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过程,始终伴随着中国本地实践的发展,受到实践的启发,被实践不断推动,并对现实需求和真实问题做出回应。可以说,没有中国各地的实践,就不会有我们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同时,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学术成果和研究报告逐渐被一些政府部门应用到实践中,助推其发展,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2018年正值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再出发,开放再扩大,数据开放可以说是扩大开放在大数据领域的具体体现,也是政府部门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最好纪念。本书能恰巧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年份出版,既深感荣幸,又倍感压力。

 

       最后想强调一下,本书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并不是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最终结局,更不是标准答案,必然还有许多不成熟、不准确的地方。就此先抛出一个靶子,然后静待大家的砖块吧!

 

 

一本书的创作伴随着许多背后的故事

尤其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帮助

快来看看老石在后记

有哪些话想对大家说

(阅读时不要忘记找找自己的名字哟)

👇

后    记

       我对政府数据开放,不算是一见钟情,但可以说是渐入佳境。

 

       政府数据开放方面的知识我自己读书时也没有学过,因为这件事兴起时,我已经毕业了。2010年春天,我的博士导师谢润·道斯(Sharon Dawes)教授来复旦做报告,并与上海市经信委的领导进行了交流,主题就是当时美国正在大力推动的政府数据开放。趁着给她做翻译的机会,我对这方面的知识有了初步了解,并产生了研究兴趣,可能是因为我博士论文写的是政府内部的跨边界信息共享,读博期间又曾对我国当时刚出台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做过研究,而政府数据开放正好与政府信息共享和政府信息公开都有关联吧。

 

       虽有兴趣,但我并没有立即投入对这个方向的研究。当时,中国还没有一个地方开放了政府数据,研究这个问题的中国学者也寥寥无几,能查阅到的国内相关文献几乎没有。与政府的朋友聊起时,他们虽然也都觉得这件事很有意义,但由于存在太多阻力和不确定因素,大都认为政府数据开放在我国发展“前景”有限,自然也就不看好这个研究方向。

 

       然而,出于一个学者的好奇心和个人兴趣,我仍然对这个方向保持着关注。2012年还去巴西参加过“开放政府伙伴关系”全球年会和其他一些国际会议,近距离观察和学习了该领域的国际发展动向和研究进展。随着我对政府数据开放的理解愈加深入,愈加意识到中国需要开放政府数据的迫切性。不是因为国外这么做了,我们也要跟着做,而是因为这件事对于中国自身具有重大意义,不仅和大数据产业相关,更关系到我国的进一步创新、发展和治理。由此,我对研究数据开放的兴致倍增。然而,当时国内还找不到一个政府数据开放的实例可以进行调研,所以我的研究也就主要停留在学习国外学术文献和实践案例上。

 

       2012年开始,大数据逐渐成为热门话题,中国政府数据开放实践也正式拉开帷幕,上海、北京和南海等地陆续上线了政府数据开放平台。2013年10月,我负责的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办了一次“电子治理的未来”研讨会,我们在会上设立了一个“开放数据”专题论坛,请来了当时主管上海政府信息公开的领导来介绍上海的数据开放平台。2014年9月,我们实验室又与世界银行发展数据部在复旦大学主办了“开放数据助力经济发展与社会创新”国际研讨会,邀请了国内外数据开放领域的学者、专家、官员和数据利用者参会。回头来看,这可能是国内最早举办的专门针对政府数据开放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同年夏天,我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申报的课题“大数据背景下开放政府数据的因素与机理研究”获得了立项资助。自此,我对政府数据开放的研究算是正式上路了。

 

       幸运的是,正是在这段时间,中国政府数据迎来了快速发展时期。截止到2018年5月,我国已上线了近五十个地级以上的数据开放平台,这与我们刚刚进入这个研究领域时,一个本土案例也找不到的情况相比,研究环境已经大大改善,我也有幸目睹和参与了整个过程。

 

       这五六年来,我已记不清在多少场学术会议、政府培训和行业论坛上做过数据开放方面的报告。在此期间,受《电子政务》期刊的邀请,我们团队还分别于2013、2015和2017年组织了三期“数据开放”专题,分阶段发表了一批学术成果,并在《中国行政管理》、《公共行政评论》和《图书情报工作》等期刊上也发表了政府数据开放方面的论文。此外,我们还完成了中央部委和地方政府委托的十多份政府数据开放方面的决策咨询报告。2017年5月起,我们实验室又开始连续发布《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和“中国开放数林指数”。回头一看,确实已累计了不少第一手的数据、素材和资料。

 

       然而,对于系统完整地写一本关于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书,我总觉得还没准备好。我国政府数据开放还在发展过程中,许多老问题还未有定论,新问题又扑面而来,还没到可以写书下结论的时候,想等一等再说。但随着实践的不断推进,我开始意识到,政府数据开放没有终点,我可能永远也等不到完全准备好的那一天。这才终于下决心先写起来,边探究,边总结,边改进吧。

 

       回头想来,我选择了政府数据开放这个方向,并一头扎进来,至今乐此不疲,不是为了发论文,不然可以选一个相对更轻松现成的方向;也不是为了能拿到一些政府数据为己所用,我的主要工作不是分析数据。一路走到这么远,我想更多可能是因为数据开放这个方向自带的开放、赋权、自主、创新、有趣等属性正好与我自身的性格相投吧。在学术生涯中,能遇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方向,并见证其发展,参与其进程,实在是一件幸事,我对此心存感恩。

 

       更幸运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许许多多数据开放的实践者、推动者、观察者、研究者和合作者,得到了他们难以尽述的支持和指导,在此一一致谢。

 

       首先,感谢这些年来所有参与了这项研究的团队成员们,他们为本书贡献了大量思路、数据、素材和资料,包括刘新萍、高丰、郑跃平、任雅丽、纪昌秀、吕文增、关文雯、蔡城城、赵丽琼、朱晓婷、徐慧娜、陆建英、熊久阳、付熙雯、孙文平、陈延、袁佳蕾、吴心琦、冯伟宸,吴鑫鑫、张飘飘、卢林涛等。特别要感谢参与了本书编写、整理和校对工作的王翔、戚馨予、温祖卿和李洪克。此外,公共管理硕士毕业生张忻璐、蔡燕和刘放也为本书提供了素材。

 

       感谢在实验室各次论坛和会议的组织以及网络宣传中投入了大量脑力和体力的董煜、李洪克、吴迪、赵越杨、朱铭华、肖鑫、周嘉颖、孙正、方金传、陈仁晶、陆淼、孙尧、王冰晶、方圆、李颖、李淑钰、韩宇红、邵诗卉、操子宜、贺欣、张琨、倪冰、陈馨怡、张兰、冯文涵、谢琪和邱明玥等。

 

       我们在政府数据开放方面的研究和会议得到过复旦大学领导陈志敏和苟燕楠;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领导苏长和、刘季平、陈周旺和竺乾威等老师以及其它学院同事们的大力支持。此外,复旦大学其他部门和学院的李良荣、彭希哲、孙未未、凌力、朱勤、张计龙、殷沈琴、滕育栋、李沁园和米雪等老师也给予过我们各种指导和帮助。

 

       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得到了中央政府相关部委和机构的大力支持和关注,包括中央网信办的张荣、张晓和王志成;国务院办公厅的李辉;国家信息中心的周民、于施洋、杨道玲、刘枝、王建冬、王璟璇、贾一苇和童楠楠;中央编办的宋庆和房桂喜;交通运输部的庞松、袁鹏、张成、刘冬梅和曹剑东;以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李世东。

 

       我们的研究离不开全国各个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相关部门的支持和指导,其中有些部门还与我们展开了深度合作,使我们了解到许多来自我国实践第一线的情况。他们有上海市的邵志清、朱宗尧、张英、冯磊、过亦林、沈强、裘薇、王光荣、陈勇、唐顶春、杨立娟、崔艳春、林主恩、焦琳、刘鸥萱、米卫红、许谷声、徐彬、解文婧、李强、刘利亚、董煜、徐能达、董国青、蒋涛、冯洁、陈奇、查亚峰、荣杰等;北京市的阎冠和和穆勇;贵州省的景亚萍、张雷和胡琼元;贵阳市的徐昊、唐振江、周文捷、李祥、裴莹蕾、曹谦、黄明峰、姚远、游大方、刘军和袁世智;无锡市的卢益、倪民、李菁菲、吴浩涵;广东省的林敏锐和钟东江;广州市的邢诒海和葛燕;深圳市的罗龙鑫、夏春州、李郑祥、刘凌宇、方纬和赵娜;佛山市的马力和李俊;佛山南海区的潘永桐、李毅佳和林莉;东菀市的陈钊和陈仕元;济南市的田立忠和杨秀琴;青岛市的张理敬、王朝静、戴雪冰、党飞和王文青;哈尔滨市的张琼;武汉市的袁远明、鲍睿和徐斌。此外,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公职局的高炳坤、曹锦俊、陈汝和、陈继民、李伟伦、姜姗姗和陈俊贤也与我们实验室在政府数据开放方面展开了密切合作,对我们启发良多。

 

       我们的研究也得到了全国各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们的指导、参与和推介。其中,来自各个高校的老师包括清华大学的孟庆国、陈国青、苏峻、黄萃、张楠、孟天广和许欢;中国人民大学的安小米和马亮;上海交通大学的金耀辉和樊博;南开大学的王芳;武汉大学的夏义堃、黄如花和王少辉;华中科技大学的徐晓林和陈涛;北京大学的黄璜;同济大学的孙荣、马小峰、魏佛兰和翁士洪;电子科技大学的汤志伟和张会平;暨南大学的刘文静、陈玉梅和周云帆;北京师范大学的孙宇;云南大学的邓崧、阚超和熊凯;中山大学的郑跃平;贵州大学的许鹿;上海政法学院的肖卫兵、汤啸天和龙怡;浙江大学的章燕华;重庆大学的曾润喜;华东理工大学的朱琳;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范静;云南财经大学的李重照;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的陈瑶;华东师范大学的王法硕;湖南大学的谭海波;上海大学的李谦升;南京理工大学的李晓方;以及台湾大学的杨东谋和东海大学的项靖。来自各个科研机构的专家有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王露和李文康;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陈雪莲;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韩涵、魏凯和李海英;上海社科院的惠志斌;上海图书馆的陈涛等。

 

       此外,我们团队也在与多位国际专家学者的交流中得到过启发和信息,包括纽约州立大学的Sharon Dawes和Theresa Pardo;世界银行的Amparo Ballivian;联合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部的Stefan Schweinfest,Marion Barthelemy,Vincenzo Aquaro,陆海天、Wai Min Kwok和马明;开放数据企业中心的Joel Gurin;英国开放知识基金会创始人Rufus Pollock;休斯顿市的Bruce Haupt;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的Rony Medaglia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李伯一以及英国开放数据研究院的多位专家。

 

       在我们采集数据、了解需求和组织活动的过程中,还得到了许多研究机构和企业的支持,他们有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雷吉成、牟其林、何杰、刘汪洋、冯璐萍、谢真强和程序;中电科新型智慧城市研究院的肖骥、高冰、阮奇安;浪潮集团的张峰和王晓斌;阿里研究院的孟晔、潘永花;金电联行的范晓昕、范文青、潘志刚、王曼和李晨;云上贵州秦晓东和田野;冥睿(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吕文增;以及来自其它企业和社会组织的涂子沛、张柏军、王志永、薛梓闻、许俊杰、陈新河、王兆进、黄志敏、马金鑫、刘春蕾、秦翯、欧阳赟、万如意、王鹏、徐子涵、王咏笑、胡辟砾、林佑达、李雯、俞渝、叶超、刘勇、朱京、陈摩西、杨慧、利嘉豪、熊竞、张鼎和李若瑶等。

 

       这些年来,许多期刊和媒体帮助我们发表和传播过大量论文、报告和文章,在此也一并感谢。他们有:《电子政务》的宋文好和张建辉;《中国行政管理》的鲍静和张红彬;《公共行政评论》的朱亚鹏;《图书情报工作》初景利和易飞;《学习时报》的王翠娟;新华网的姚笛和陈宜风;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的王新涛;《21世纪经济报道》的周慧;《上海观察》的尤莼洁和戴玉;解放日报的谢飞君;《澎湃新闻》的王昀;凤凰卫视的张翼;《大数据文摘》的汪德诚和魏子敏;DT财经的程一祥等。此外,还要感谢麦明德、廖秋岚、周业光、李群辉和夏毓等为我们举办的历次报告、论坛和讲座中所做的设计和策划工作。

 

       特别要感谢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的曹培雷、秦堃和夏红梅等老师,他们对于本书的出版在策划、编辑、审稿、排版和设计等方面付出了大量精力,他们的专业精神使我十分敬佩,他们的耐心等待总使我倍感惭愧。如果不是他们的“紧盯”战术,这本书可能还要过很久才能出来。

 

       最后,感谢家人对我“狂热”工作的理解宽容以及在衣食生活上给予的关心照顾。

 

       这些年来帮助过我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这个致谢名单就做了一整天,但恐怕仍然会挂一漏万。最后,向所有在或不在这个名单上的、我知道或不知道的、参与了中国政府数据开放的部门、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表示感谢,正是由于你们的探索和实践,才有了这本书。你们的付出不仅仅是对本书的贡献,更是对中国开放数林的贡献!

 

郑磊

2018年7月于上海江湾

 

后记中看到你的名字了吗?

如果你在这个名单上,

可以去书展现场或复旦DMG实验室

免费领取一本签名书!

在外地的朋友们,

也会很快收到我们寄出的赠书哦!

 

Q1  如何第一时间拿到书?

参与“中国政府数据开放”专题讲座,暨《开放的数林: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现场签名售书。签售会活动详情👇

“中国政府数据开放”专题讲座 x《开放的数林: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签名售书

 

时间:8月20日 16:30—17:30

地点:上海展览中心(静安区延安中路1000号)世纪馆B区

想去现场的朋友们

可快来复旦DMG微信公众号

下方的对话框里

写下

“书展要票+姓名+电话”

 

前20个留言的小伙伴,

将获得免费门票!

 

没有抢到免费票?

还可自行购票

请点击“阅读原文”链接。

(日场10元/人、夜场5元/人)

 

Q2 在后记名单上,但不能到场怎么办?

我们会再联系你送出签名书,耐心等待即可。

 

Q3 后记中没有我的名字?

没看到你的名字?那你可能在老石的秘密赠书名单上吧,可以在家静静地等待哦。或者,你也可以在书展签售会上购买此书并当场要求老石签名!当天来签售会现场买书的小伙伴,可以免费领取神奇の数林宝贝:它拥有顽强的生命力,洒点阳光,浇上水,种子就会发芽长大,可以长成真正的“数”林喔~

同时,当当、京东等网络平台将在书展后两周上线销售,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关注。

想深度挖掘政府开放数据的秘密?

必须上海书展安排一下

8月20日下午四点半

老石等你来!

往期回顾:郑老石终于把书写完了!《开放的数林:政府数据开放的中国故事》了解一下~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