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
阅读量 420

联合国统计司长复旦开讲:我们办公室里没有秘密数据

成果简介:

临时被上司喊去加班错过了

临时被大BOSS叫走错过了

 联合国统计司司长 

堵车、约会、……

反正就是没亲自来到现场

 

不要sad,

小编带你一览讲座盛况!

 

 

品尝高汤之前要先 开胃

讲座伊始,郑老石首先向大家隆重介绍了联合国统计司司长Stefan Schweinfest(斯特芬·施万斯特)先生的经历与专长之后,讲座正式开始。

 

 

 

– 干货时间 –

「 演讲分享 

 

联合国统计司

基本情况:

 

  • 位于纽约市联合国总部,隶属于经济与社会事务部门,统计的内容包括经济、贸易、人口统计和社会、环境、地理空间信息等。

 

 

 

主要工作:

  • 收集官方的统计数据:从193个联合国成员国的官方统计局收集数据,只包含国家层面的官方数据,并没有所有国家的所有数据。

  • 制定国际标准标准和定义是国际统计的语言,从而使不同国家之间的数据可以进行比较和整合;还可使国家之间互相传播知识和经验,共同进行能力建设。

  • 开展能力建设项目,帮助国家提高数据方面的能力,进行培训,解释专业定义

  • 协调全球的统计和空间地理信息系统

 

 

 

联合国统计司的“老板”是谁

 

  • 联合国统计委员会,每年三月份集中开会。各个国家派代表参加,讨论关于全球统计的主题,例如国际标准、更新相关知识。
  • 联合国全球地理空间信息管理委员会。

 

球统计系统的构成:

  • 国家统计局:193个成员国家的国家统计局;

  • 国际组织中负责统计项目的机构:不同种类的国际组织中都包含统计项目,例如一些区域和次区域国际组织(如ASEAN),还有一些功能和部门型的国际组织(如OECD);

  • 全球的、区域的、国家层面的统计机构每年会在联合国统计委员会上相聚,讨论如何合作,如何规定统一的术语。联合国统计司没有权力告诉这些机构去做什么,但是对它们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些机构出于对自己利益的考量,自愿地进行合作。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2030:

    – 议程内容:

    • 具有共识的、全球性的、联合的政策,用于管理人类和地球的社会、经济和环境问题,并实现转变。

    • 设立了17个主题,169个目标,和232个指标。

    • 落实议程需要有好的政策、科学、技术和数据,而测量和监测需要大量的数据。

     

    全球指标框架:

    • 两个问题:指标是否是我们想要测量的?是否有数据可以测量?

    • 232个指标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是否有数据?许多老指标都有数据,如死亡率。

    第二,有好的定义,但没有可用的数据。

    第三,主题较新,难以定义,如和平、正义等。

    • 每年都有一个关于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报告,会提供一些概述性的数据,用于评估和跟进。

      数据革命:

      • 包含大数据、地理空间数据、数据整合、数据解聚、全新数据技术和创新、开放数据、数据利用和数据素养、数据质量。

      • 在数据革命中,统计司需要扮演新的角色,不仅仅提供数据和信息,还要提供服务,例如质量评估服务,以评估数据的好坏。

      可持续发展议程需要有可持续发展的数据,因此需要把统计、大数据和地理空间信息结合在一起。

       

      • 2015年全球大数据调查,涵盖95个国家,114个大数据项目,报告中最受欢迎的大数据有移动电话数据、社交媒体数据等。

        报告还研究了什么类型的大数据能够用于支撑统计的工作,如移动手机的定位数据可以支撑对旅游业的统计。

         

        结论:

        • 世界需要高质量、及时的、整合的数据支持决策。

        • 这个世界需要你们,因为你们就是未来!

           

          现场观众被Stefan Schweinfest先生的精彩演讲深深吸引,纷纷提问

           

          「 互动问答 

           

          Q:我正在学习GIS(地理信息系统),我想请问你们如何处理空间数据?你们是否产生或者收集空间数据?或者是否用这些数据解决实际问题?

           

          A:我们收集统计信息,我们的数据库里有数以亿计的记录,统计司已经收集了70年的数据。但是我们的数据库里并没有GIS信息,这是新生事物。我们在5年前开始了一个特别的项目,但至今还没有从这些国家收集GIS数据。我们现在比较重视让国家之间能够分享数据并互相帮助。例如墨西哥,它的统计局和地理空间局隶属同一个机构,他们已有很长时间的整合信息的传统和丰富经验。所以我们要求它们把信息分享出来并翻译成英文。我希望在将来我们也可以像收集统计信息那样收集GIS信息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实践。

           

          Q:作为一个学生,是否有权限下载联合国的统计数据用于研究?

           

          A:你拥有你想要的所有权限。我们的办公室里没有秘密数据。所有数据都在我们的网站上。打开我们的网站http://unstats.un.org,就可以在数据库里查找你需要的统计数据和公共信息。我们的网站不是没有数据的空壳网站。

           

          Q: 在互联网领域,越来越多的大数据属于国际互联网公司,像谷歌和推特,在中国则是阿里巴巴和腾讯。请问联合国怎么和这些公司合作处理大数据?

           

          A: 我们意识到政府、官员和国际组织并没有解决方案所需的所有要素,就像你提到的私有企业的技术和数据。所以我们找到了和私有企业合作的方式。私有企业并不会给我们所有的数据,因为数据是有价值的,他们必须保护他们的数据不被竞争者知道,从而保持竞争优势。但私有企业可以提供给我们归总的数据,其实我们对个人消费者数据也不感兴趣,我并不想精确地知道上海的胡先生买了多少双鞋子,但是我想知道总体数据。

           

          现在的形式是政府和某类公司之间签订协议。例如,有些国家的移动电话公司和数据局之间存在合约。这些移动电话公司把某些可以拿出来的归总数据给数据局。这么做是出于对公共利益的考量,但同时也对这些私人公司自身有好处,因为这样他们可以说他们帮助了政府,帮助了公众,这也是一种宣传方式,他们让公开数据成为可能。

           

          其实,统计局很难和私人机构合作,但地理空间局就有更多和私人机构打交道的经历。谷歌经常参加我们的会议,我们邀请谷歌和一个加州做GIS系统的公司一起做研究。我们现在试验性地把一些统计数据和他们的GIS系统叠加起来,这对他们也是很有趣的事情,他们开发了这个系统,并通过我们把自己的系统推销给更多的国家,使他们成为了更具竞争力的公司。所以,我们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应该寻找一起合作的机会,不会一切都完美,有时做事很难,但做了总比没做强。

           

          Q: 很多人希望政府公开所有的数据。政府有必要开放所有的数据吗?为什么?

           

          A: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不认为应该开放所有的数据。作为统计学家,我的职业精神告诉我,必须要保护数据提供者的隐私。人们把数据给我们,我们应该把数据汇聚起来并让这些数据能够再帮助到这些人。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有一个残疾的女儿,你的房间没有卫生间,或者一些类似的信息。我们会做入户调查,去收集一些私人信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统计法中都有一个基本规定,禁止统计局公开微观或者私人的数据。在这些国家,你有不能做的底线标准,否则会产生问题。比如在一个领域只有一家公司,如果你公开信息大家都会知道你公开的就是这家公司的信息。

           

          隐私不仅仅是对于个人公民而言,对于经济个体公司而言,也是一样。我认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权利管理他自己的信息。如果人们想要公开他自己的信息,他可以把所有东西都放到Facebook上。如果他们不想,没有人可以逼迫他们这么做。

           

          如果我们足够小心去保护个人信息,从一个特定水平的归总数据的角度来说,那么应该尽可能的开放数据。这些拥有自己的信息并提供信息的人,也自然可以拥有获取和分析信息的权限,也可以通过数据来看地方政府是否尽到了责任。不仅仅是地方政府,区域的、国家的都是如此。

           

          我同样相信每个公民都是很有创造性的。如果你让可用的数据更多,就可以感受到数据的力量。数据本身并不是什么,仅仅是数字而已,但是数据背后蕴藏的故事能够让人了解世界上发生了什么。数据会讲故事。有的时候,你需要很多双眼睛去看数据,让数据通过不同的方式结合。更多地向外界开放数据,就有更多的机会让人们运用智慧去分析它。

           

          所以我的答案就是,在非常严格地小心地保护公民个人隐私的基础上,应该尽可能多的开放数据。

           

          Q:如何保障来自不同国家的数据的可靠性?

           

          A:我们数据库里的数据是否都同样的可靠?可能不是,因为有193个国家。我们会给这些国家发送调查问卷,然后这些国家的政府报告具体的数据给我。我们统计司有这个职权。我们审查这些数据,有专门的质量程序。我们会问一些具体的问题,例如你是如何采集这些信息的。对于我们来说元数据很重要,就是关于数据的数据。你会发现我们公布的不仅仅是数据,还有很多其他的相关信息。有些人觉得很麻烦,因为在数据后面你会看到10个脚注,但这就是非常重要的质量控制。

           

          所以我们会询问一些问题,例如信息是如何采集的?是否依照国际标准?比如对于GDP,我们会询问是否包括军费。有的国家存在领土争端,我就不得不询问这些数据是否包含了某个岛屿。还有些国家基于比较容易获取的首都的数据来推算出整个国家的数据。这些都是我们碰到过的情况。

           

          有些国家并不回应我们提出的问题,这时我必须做出决定是否公开这些数据。我不会强制他们公开数据,我也不会篡改数据,因为我在纽约,我并不能了解这个国家的数据究竟是什么样的。但如果我有疑问,而这个国家并没有回答我的提问,我不知道它是否包含了某个地区,是否依照了某些标准,我就可以决定是否公开这些数据。有些国家对此不满,因为他给了我们数据,但是我们没有公布,他说他的邻国都在询问数据库里为什么关于它们国家的数据是空白的。我告诉他是因为你并没有回答我们的问题,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

           

          我们并不想要控制那些国家,我们只是想要帮助他们。联合国并不是世界警察,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我们也并不喜欢做警察这个职业。但是我们还是会继续对某些国家说,你们还没有提供20世纪90年代的数据,你们还没有提供最近5年的数据。

           

        讲座已结束,

        你是否

        是否刷新了你对

         全球统计体系 的理解呢?

         

         

        以下是

        – 彩蛋时间 –

         

        其实在讲座开始前,Stefan Schweinfest还参观了复旦大学~

        在郑磊老师的陪同下,团队一行先后前往了光华楼、老校门和校史馆等标志性建筑。虽然小雨淅沥,但依然阻挡不了Stefan Schweinfest先生对复旦大学的热情。

         

         

         

        Schweinfest先生聆听同学介绍校园

         

        并且,在干货满满的现场交流之后,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向嘉宾赠送精美的礼物,分别为古代的端砚和现代的鼠标垫,象征着从古至今人类记录数据的方式,祝联合国统计数据延绵不绝~

         

        郑老石向Schweinfest先生赠送

        中国端砚

        郑老石向Schweinfest先生赠送

        DMG实验室鼠标垫

         

         

       

      ……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腌do鲜」

    有吃有喝有收获

    头脑风暴干货多

    腌笃鲜,江南的一道家常菜。将咸肉、鲜肉和春笋,先用烈火猛攻,再加小火慢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荤素咸鲜的冲突熬出一锅活色生香的和谐。

     

    互联网赋予了传统美食新的味道。「腌do鲜」沙龙精心选取「咸肉+春笋+鲜肉」3枚食材下锅,请来吃货无数,跨界分享、脑洞互开、兼容众创、知行合一,dodododo,炖出一锅不知是什么鬼的腌do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