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量 9570

Airbnb的创新之路

–在全球社区中重构信任

Airbnb’s Way to Innovation: 

Trust-building in a Global Community

 

分享经济风起云涌之际

全球最大分享经济公司之一

Airbnb CEO复旦开讲

纵论其创业故事与分享经济发展~

 

你也许已在各大媒体上看过相关报道,

 

也看过了Brian与老石的对话录:

http://www.dmg.fudan.edu.cn/?p=2910

 

 

最最真实最最完整的

 

演讲全程中文译稿

你确定要错过吗?

零距离直击现场

尽在复旦DMG实验室

 

只此一家 | 现场视频全纪录

https://v.qq.com/x/page/u0387hlb0fy.html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

陈志敏教授致欢迎辞

 

 

尊敬的Chesky先生、安丽女士、同学们和朋友们:

 

共享经济是一个新的现象,发展得非常迅速,已成为复旦校园生活的一部分,有些在座的人今天可能是骑着ofo和摩拜来到这里的。今天我们也在此欢迎世界上最大的共享经济公司之一,Airbnb的CEO和联合创始人Brian Chesky先生。有谁知道Airbnb代表什么意思吗?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名字?Airbnb其实就是airbed和breakfast,十年前当Chesky先生创立这家公司之时,他们只是提供充气床垫和早餐。短短十年后的今天,它已经发展成为价值300亿美金的公司,其在线平台上提供着全世界191个国家的公寓和房间。

 

复旦大学与Airbnb中国刚刚签署了两个合作协议,一是整体的合作备忘录,未来拓展在共享经济领域的合作研究,共同开发共享经济有关的课程,另一个是有关的研讨会,设计社会实践和调研项目,最重要的是Airbnb会在复旦大学设立在中国大陆的首个Airbnb国际青年复旦奖学金。所以第二个协议主要就是关于如何来安排奖学金的设置和发放。Airbnb每年将提供36,000美金,以住宿金的方式支持复旦42名同学,12位长期和30位短期名额,在你们出国交流的时候,把资金打到你们的Airbnb账户里面,用来租房子住。这个项目委托我们国务学院来管理,主要的牵线方是我们学院的郑磊老师。我们已经把这个奖学金的管理办法放在国务学院的网站上,向全校同学来开放,主要支持那些家庭经济有困难的同学,他们也特别提到要支持女生,当然也不全部是女生。我们也需要每位获得奖学金的同学需要在结束后提交访学、调研或是实习的报告。这就是合作的主要内容,Airbnb承诺将连续四年提供奖学金,希望同学们可以利用好这个机会。非常感谢Chesky先生和安丽女士对复旦学生的慷慨支持,我相信共享经济正在影响世界上各个城市中的年轻一代。

 

最后,让我们欢迎Chesky先生今天的到来并正式启动奖学金!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 郑磊主持

 

 

 

各位贵宾、老师们、同学们:大家下午好! 

 

欢迎参加这场活动!今天我们聚集在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谢希德报告厅,欢迎Airbnb公司CEO和联合创始人Brian Chesky先生,他即将在这里开始他在中国大学里做的首场演讲。对于您的到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

 

我们在上周二通过微信发出了这个讲座的报名通知,在一个半小时内,500个座位就被全部抢完,之后还不断收到各种要票的请求,所以您现在知道自己在中国多有名了吧!同时,我还在微信上看到了一些留言。有人说,我太想来听这场关于Airbnb和共享经济讲座了,也有人说:哇,好高的颜值啊!我强烈要求见见本人!因为我们在讲座通知里也放了您的照片。所以,请做好准备,今天您可能会被很多疯狂的粉丝包围,来要签名、求握手、甚至索吻,除非您叫我们让他们停手,否则我们就只能随他们去了。但我相信,作为一所享有盛誉的、知名的中国大学里严肃认真的学生们,他们主要还是冲着您的观点和思想而来,而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冲着您的颜值而来。

 

 

我节省一点时间,现在就让我们有请Brian上台为我们做精彩的演讲!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rian Chesky先生 

演讲全程中文译稿

 

由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师生

将现场演讲录音转成英文文字后翻译

 

英文全文实录链接:

http://www.dmg.fudan.edu.cn/?p=2941

 

以做学术的精神做新闻

不怕慢,就怕错

 

复旦DMG实验室转录与翻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7年3月21日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谢希德报告厅

英文演讲译文:

 

首先,感谢你们的邀请,我非常兴奋能再次来到中国。

 

今天我想谈几件事。我想深入探讨信任构建与分享经济。我想首先Airbnb的创业故事讲起,然后谈谈分享经济会走向何方,以及Airbnb如何在中国发展。

 

如果你们听说过Airbnb如何起家的故事,请举手,看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很好!如果有一天你想成为一位创业者,现在请举手。看来有更多的人,很好!

 

我在纽约一个名叫Niskayuna的小镇长大,有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地方?没听说过的话别担心,因为这是一个很小的地方。我的父母是社会工作者。有一天,我妈妈对我说:“我选择了当社工,是因为我喜欢,但是我没有赚很多钱。所以你应该选择一个收入更高的工作!”

 

有一天,我告诉我妈妈:“我想成为一位艺术家。”

她说:“上帝啊,你选择了唯一比社会工作者收入还少的工作,实际上,你基本上会是零收入。”

我说:“不会的,有一天我会找到工作的。”

她说:“答应我,你要找到一个有健康保险的工作。”

 

带着这个家庭“压力”,我上了大学。在大学里,我遇到了一些老师,他们却说了不同的话:“布莱恩,你是设计师,你周围的事物都是由设计师设计的,你可以重新设计这一切,设计你所生活的世界”。这些话对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当我从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后,我搬到了加州的洛杉矶,我在洛杉矶找到了一份工业设计师的工作。我有一个名叫Joe的大学朋友,他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住在旧金山。有一天,Joe对我说:“Brian, 来旧金山吧,我们应该一起创业!”

 

我用了好长时间才得到这份工作,但现在Joe却要我辞职,去创办一家公司?一年后,我真的决定辞职去创业了。那时,我的生活一成不变,未来和过去没什么两样,这让我觉得很可怕,我知道我能做的绝不仅仅是在这家公司工作,我觉得我可以做一点与众不同的事情。

 

所以在2007年10月的一天,我辞了职,那时我的银行帐户里只有1000美元,没做什么充分的准备。我将所有东西打包在一个本田思域老车的后备箱里。我把泡沫床垫卷起来放在汽车后座上,就开去了旧金山。

 

到了旧金山后,只有一个问题:我的租金是1150美元,但我只有1000美元存款。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可能应该先去创业,再搬来旧金山,但我已经来了。结果那个周末,旧金山正好在办一个国际设计大会,我们上了会议的网站,发现所有的酒店都被订满了。那一刻,我们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把我们的房子用来为这个设计大会提供“床和早餐”,那会怎么样?可惜我没有床垫,但Joe有三个充气床垫,我们就把它们从衣柜里拖出来充上气,称之为“airbed and breakfast.com”,这就是Airbnb的含义。

 

如果你在那时问我,有一天我会在复旦大学第1000多次讲这个故事,我一定会认为你疯了。那时我们并不认为我们正在开一家公司,那一刻,我们想的只是我们可以去付租金了。

 

结果3个人成了我们的房客,一名来自印度的30岁男子,一名来自波士顿的35岁女子,以及一名45岁的来自犹他州父亲。

 

最后,我们赚到了足够的钱来付房租,但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发展出了一种亲密的友谊。阿穆尔是第一位来自印度的房客,一年之后,他邀请我们参加他的婚礼。而来自波士顿的35岁的凯瑟琳,在旧金山的设计界里成为了我们的亲密朋友,以至于她最后决定从波士顿搬到旧金山来。但当你住酒店时,你什么时候邀请过酒店的人来参加你的婚礼?你的父母这么做过吗?

 

在2012年初,我在伦敦遇到了一个叫Sebastian的房东。

他过来对我说:“Brian,你的网站上有一个词从没用过。”

我问:“哪个词?”

他说:“那个词那就是友谊。我想告诉你一个关于友谊的故事。六个月前,伦敦骚乱事件在北伦敦我家门外爆发,我很害怕。第二天,妈妈打电话来问我是否OK。我说我没事,她又问我房子怎么样,我说房子也没问题。但有趣的是就在我妈妈打电话给我和骚乱爆发之间,有24个小时,在这段时间,有7个我以前的房客纷纷打电话给我,来确认我没事。”

 

我告诉你这些故事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在Airbnb的网站上,你通常看到的是房子和空间。但是,Airbnb提供的东西和分享经济提供的东西却更深层次, 这就是人类之间的联系,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可以汇集在一起 ,他们交换货币、商务、服务、货物,交流经验和想法,甚至可能建立友谊。

 

当我们开创Airbnb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想过我们正在从事分享经济,我们只是想付房租。但实际上却发生了更重要的事情:如今在Airbnb,我们平台上有300多万套房子,房源遍布191个国家,从我们创立Airbnb到现在,已产生了超过6000万单的住宿业务。有史以来有最多人使用Airbnb的一晚,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个跨年夜,共有来自191个国家的200万人通过Airbnb预定的房源欢度了跨年夜。据我所知,在历史上,如果不是因为分享经济和互联网的力量,将这么多人汇聚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分享经济背后的核心概念就是信任。因为我们曾经生活在一个陌生人的世界,除了你的朋友,任何人都是陌生人。因为他们是陌生人,你可能会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他们:你会让陌生人住在家里吗?你会让陌生人搭车吗?你会叫住一个陌生人,和他说话,并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吗?不会,我们绝不会和陌生人说话!但分享经济是怎么做的?分享经济说从此不再有陌生人,我们能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我们可以验证他们的身份,当他们预订房子的时候,他们能给我打分,我也可以给他们打分,有一个完整的信誉系统作为保障。

 

当房客有了信誉保障,他们能获取的东西就成倍增加。随着声誉和信用度的增加,能获取的东西就增加了。当他们能获取的东西增加了,突然间,就有了68,000个城市出现在Airbnb之上。

 

你曾经去过这些城市,几乎城市里所有的门都是锁上的。我来到上海,或者你来到旧金山,除非是酒店,餐厅或博物馆,其他的门你都进不去,你唯一会接触的当地人就是出租车司机,服务员,行李员,他们会微笑着叫你女士或先生,但此后你和他们永远不会再联系。

 

另一件事发生在供给侧。当人们拥有了身份,这就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品牌,并生产产品。品牌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数百年前,当别人生产饮料时,你想知道你喝的饮料好不好,会不会让你生病,所以有一个标志和标签可以告诉你这是值得信赖的,你曾经喝过这个牌子,所以你可以再喝。随着时间的推移,品牌塑造了信誉。

 

然而,直到最近,只有少数一些品牌,在生产一切东西:有几家公司在制造电脑,有几家在制造饮料,有几家在制造汽车。有很多很多人在为这几家大公司工作,而这些公司向每个人销售完全相同的产品。因为每个客户都是匿名的,不存在个性化,我们把这称之为批量生产。

 

但分享经济使供需两方面的人都有了身份。当供应商是一个人,他又有了一个品牌,他就会为你提供一些个性化的服务,这就是“以人为能量”的经济带来的潜力,当买家有了身份,卖家也是个人而不仅仅是公司的时候,人与人就被点对点地聚集起来。

 

这意味着,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房东创业者在Airbnb上。而我设想下一次的经济浪潮将会是创业者的大量涌现,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上其他国家。

 

我再讲另一件事,现在很多国家都存在许多经济不确定因素。在美国,因为很多不确定因素,一个新总统当选了,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在英国,他们投票选择离开欧盟。许多经济焦虑来自于有些人认为,未来对他们来说不会变得更好。这些人归咎于全球化——其他国家的人在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

 

事实上,比全球化更大的变化即将发生,全球化存在了约50年,或者更长时间,而未来10或15年将要发生的重要改变是——自动化。我们购买的很多东西很快会从“美国制造”,变成“由美国的机器人制造”。在许多其他国家也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这让很多人感到紧张:如果现在人类的工作一半都可以由机器人做,那未来人类做什么?这会不会比全球化更糟?会不会发生得比全球化更快?我们又该怎么做?

 

我的答案是,我持乐观的态度,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并不是第一代人感到失去方向感,不知道我们该做什么。将来我们都会找到一个方向,人类会做只有人可以做,而机器人不能做的事情。而人类可以做的,就是创造性、关爱感和归属感。

 

在下一代人类,我们将看到数以亿计的创业者。我预测下一波经济浪潮,将是自动化和创业,而两者将会同时发生。因为某些东西将会成为由机器人制造的自动化商品,而有些人会管理机器人。而另外其他一些事情将需要非常的“点对点” ,而这两个经济现实将会共存 。就像今天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博客、发出自己的声音、可以上微信,以后大家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产品,自己的商品,他们可以生产任何东西,这就是共享经济的潜力,而这正是这把我带到了中国。

 

那为什么我来到中国呢?一个原因是Airbnb是一家旅游公司,Airbnb不来中国,就好像手机没有邮件功能,我们希望更多人来中国旅行,也希望每个中国人都可以去世界各地旅行。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使命是提出一个理念,人不仅仅是自己国家的公民,同时也是全球公民。今天的许多问题都是全球性的,如全球变暖和全球恐怖主义,如果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能就不得不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60年代开始的美中外交发生在政府之间,现在正发生在企业之间,而更重要的是,发生在公民之间。我认为最重要的外交将通过民众、通过旅行来发生。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都鼓励旅行,因为通过旅行,你可以看到别人怎样生活,体验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而了解别人生活的更好的方法就是和他们一起生活,住在他们的家里,获得他们的体验。

 

Airbnb提供住宿、但现在我们也提供体验——“旅途”,你可以在Airbnb上预订你的整个旅程。我们认为,中国将是未来对Airbnb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中国已经是我们增长最快速的市场之一,已经是我们最快速增长也是最大的国家之一,更有可能成为我们最大的市场,超过美国。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有多达四亿人的千禧一代,就是你们这个年龄的人。这代人想去旅游、想去体验,想和世界分享自己的生活,而这一切不会发生在我们父母生活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陌生人都是坏人,有品牌的都是大型公司,一切产品都是批量生产。未来,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没有陌生人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身份,我们可以和他人交流想法,我们可以关爱他人。

 

创立了Airbnb之后,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有以下这些。当我们创立Airbnb时,很多人都以为我们绝对是疯了。事实上,我记得有人曾对我说:“Brian,我希望这不是你唯一在做的事情。” 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陌生人永远不会在别的陌生人的家里睡觉。我说他们会的,他说:“是,但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办?那样你的想法就全都完了,而事情总会出错的。”

 

而在产生了6000万单住宿业务后,我从统计数据上认识到,人的本质是好的,你只需要给他们建立信誉,并从数学方程中找出“陌生人”,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将抓住大量的经济机会。

 

Airbnb只是分享经济的一个例子,还有其他许多公司。在座的任何人,如果你已经准备好,就可以创办一家公司。想象你让两个人都有身份,使他们成为创业者,并把他们连接起来,会有什么可能?任何事都有可能!

 

我认为,在中国,你不要只是开创一家中国公司,你可以创办一家全球性公司,因为在未来,公司将是全球性的,因为我们已经如此密切得联系在一起。

 

我最后想说的是,这一趟出差我已经走了两个半星期 – 我从旧金山飞往伦敦,从伦敦去到牛津,从牛津去到华盛顿,从华盛顿我又去了纽约,从纽约,我坐了22小时飞机前往南非开普敦,然后又从那里飞了14小时到印度德里,又从德里飞了6小时到上海。

 

我从Airbnb学到的,我在这过去两周的旅行中所看到的是:我为我们之间竟如此相似,而不是如此不同而更感到惊讶。我们之间的不同可能是因为语言和外表,但我去过的地方越多,我遇到过的人越多,我就能从我们的对话中发现越多的共同点,人们有许多同样的想法。

 

这就是最让我惊讶的事情 – 人的本质是好的,我们并没有那么不同。如果你相信这两件事情,那么我就想问你,作为这个世界的未来创业者,还有什么不可能?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