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量 9670

Airbnb的创新之路

--在全球社区中重构信任

Airbnb’s Way to Innovation: 

Trust-building in a Global Community


3月21日下午,Airbnb公司全球CEO及联合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到访复旦大学,并面向复旦师生发表了题为“Airbnb 的创新之路:在全球社区中重构信任”的主旨演讲。

这是Airbnb公司全球CEO首次在中国高校作公开演讲,也是他此次中国行的唯一一场高校演讲。


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布莱恩·切斯基

布莱恩·切斯基先生着力于规划公司远景、战略及发展方向,确保公司不断为人们提供新鲜有趣的旅行住宿方式,以及为房屋所在社区带来生机。在他的领导下,Airbnb走到了共享经济的最前沿,在线房源数高达300万、遍布全球191个国家,6.5万座城市,在全球青年群体中具有很高人气,用户数超1.5亿人次。

演讲前,复旦大学校长助理苟燕楠会见了布莱恩·切斯基一行,双方就即将开展的全方位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设立“Airbnb国际青年复旦奖学金”

Airbnb Go-Global Fudan Scholarship


布莱恩·切斯基一行到访期间与复旦大学签署了《Airbnb国际青年复旦奖学金捐赠协议》与合作备忘录。根据协议,Airbnb将在复旦大学设立国内首个国际青年复旦奖学金“Airbnb国际青年复旦奖学金”。该项目以2017年为始,延续四年,以资助住宿金的模式,帮助每年获奖的复旦学生前往全世界学习并获得丰富的多元文化体验。每年42人次,学习目的地包括Airbnb全球运营的191个国家的65,000多个城市。该项目还特别设立了“一带一路”沿途国家奖学金

此外,Airbnb公司与复旦大学在支持师生海外交流、科研合作、课程开发、国际合作与会议等领域达成非约束性合作意向,以推动共享经济与数字治理新兴领域学科在复旦的发展。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院长陈志敏致欢迎辞。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主持本场演讲,并与Chesky先生进行互动对话。


干货时间 |讲座精彩撷取


【演讲内容摘要】

1. Airbnb与信任构建

Airbnb和共享经济提供了一种更深层的承诺--人与人之间的纽带。拥有不同文化背景、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不仅可以进行商业金钱的交易,也可以走在一起,分享各自的体验,甚至还可以建立友谊。

整个共享经济要基于一个非常强有力的东西,那就是信任我们现在进入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都是陌生人,除了我们的朋友,其他人都是陌生的。有一个人曾对我说:陌生人不可能住在另外一个陌生人家里面吧?我说他们会住的,他说如果这个人是坏人,那这个点子可能就完了。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1.6亿个人,他们都住在陌生人家里面。我觉得人本质都是好的,这是真的。你只需要给人们构建这样一个信任感,给他们这样一个评估和量化别人信誉的方式,就可以实现共享经济。

2. 创业与自动化

现在这么多东西,可以让机器人来做,那么人以后做什么?其实除了全球化之外,更快发生的就是自动化。我们人可以做那些只有人能做的事情,机器做不了的事情,那就是创意、关怀感和归属感,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代人当中,可以看到有几千万的创业者出现,我的预测就是下一个经济的浪潮将是创业和自动化

3.Airbnb与中国

我们是旅行公司,没有来到中国,就像你的手机没有邮件功能一样,是不全面的旅行公司。另外,我们想创造这样一个想法,即人不仅仅是他自己国家的公民,我们都是全球公民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外交大多数都是公民之间的外交,可以通过旅行来实现。因为通过旅游,你可以去看别人居住的方式,你可以用他们的方式去生活,你还可以融入他们的生活,知道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你怎么才可以知道别人怎么生活?那就跟他们一起生活,住在他们的家里,体验他们的生活。

这样一个全球社区的概念里,我看到我们非常非常不同,但是我们又是那么的相似我旅行的越多,我见到的人就越多,我发现大家对话的共同点就越多,基本上不同国家人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的。这令我非常惊讶,人本质都是好的,全世界没有那么不一样

(详细演讲内容请关注后续推送)


【互动问答】

郑磊与布莱恩·切斯基现场互动


郑磊:你在演讲中提到Airbnb的理想是把陌生人带到一起。昨天晚上我在读你的经历时,就发现我们虽然是陌生人,但其实已经有了很多的联系。就像我进场前告诉你的,我在你长大的地方纽约州Albany住过五年,在那里读博士。

布莱恩·切斯基:我的父母就是在那个大学认识的,你去的大学,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多奇妙的连接。

郑磊:在2015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我就坐在你发言的那个会场。

布莱恩·切斯基:你当时在哪儿?!

郑磊:我就坐在下面听了你的演讲,你讲完之后,就是我老师的演讲,她正是从Albany过来的。

布莱恩·切斯基:你还记得我当时讲的什么吗?

郑磊:我记得你提到你在旧金山穷得付不起房租,然后把三个气垫床租出去。

布莱恩·切斯基:你确实还记得我两年前的发言。

郑磊:那我现在开始提问,我先问你三个相对比较容易的问题,等一下我们的学生可能会问你更难的问题。

布莱恩·切斯基:很好!我喜欢难的问题。

郑磊: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我在Albany一边写博士论文,一边看电视转播北京奥运会,我看你的经历,发现你当时正在旧金山包装印有奥巴马和麦肯恩头像的麦片盒子,穷得快要破产。2016年的时候,我在上海边写论文,边看电视里转播里约奥运会,而这时你的公司已经成为了奥运会的赞助商。现在回头看,大家会说你很成功,你当年选择创业是正确的决定,但回到8年前,你曾经可以选择做一个工业设计师、一个社会工作者或一个健身教练,但面对一个稳定的工作,和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和风险的创业,你为什么选择了后者,并且在各种艰难的时刻都坚持下来了?我觉得年轻人应该想知道这个答案。

布莱恩·切斯基:我记得某个人说过:“你创建公司的时候是要疯狂的,因为只有疯狂的人才可以把所有痛苦忘却”。换句话说,假设你创建的公司最后不成功,你还会创建这一个公司吗?我的结论是:会!

这也是我一生中做得最重要的事情。这不是我父母想要我做的,不是我为了改变身份而做的,也不是我为了赚钱而做的。但这是让我开心的事情,不管最后成不成功,我都会很开心自己做了这件事情。就像爬山一样,你要爬山的时候很多专业的登山者会告诉你,你不仅仅是为了爬到山顶,而是因为你喜欢登山。

我为什么创办这样的公司?是因为我喜欢创造新的东西。如果你想要创办一个公司,我觉得你需要对你自己的公司有一些非常独特的见解,对于这个公司你了解什么,有什么是别人所没有的?如果没有这些东西,你就要重新来想一想你为什么要创办这个公司。我和Jeo对我们的公司也有一些独特的见解,我们的想法是为人们带来很多不同的体验。我们在刚刚创立第一个星期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一些想法,然后这个想法得到了实践。我喜欢我所做的事情,我相信人们有了这样一些体验之后,这些体验能够传得越来越远。别人为什么会喜欢你们这个公司,是因为他们喜欢这种体验。有一句话说,你创办的公司会慢慢失败,唯有坚持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保险。

郑磊:刚才那个问题是为年轻人问的,现在我自己有个问题,我在研究共享经济相关的公共政策,我们也看到共享经济引发了很多讨论。一方面,共享经济模式为用户带来了许多创造性的、甚至革命性的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共享经济也面临着现有法律、政策和规定的制约,有些可能是过时的。有些人觉得既然是创新,就必然会颠覆现有的规则,但也有人说不管你如何创新,都要遵守法律和规则。你是如何看待这些争议的呢?


布莱恩·切斯基:关于这个问题有些人会觉得是非黑即白的,即要么违反法律,要么遵守法律。但我觉得创办一个公司有时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很多人在他们自己的城市里,对这些法律也有不同的理解。其实有的时候,他们并不是不愿意你过去,他们希望有一些讨论,然后能够共同合作。


我们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合作,和这些城市合作,去一个城市,让他们了解我们做的事情,听他们说。问题是有很多新的想法,可能是很难解释的,你要和政府的监管人员去解释是很难的,除非你做出来,否则你怎样让他们了解一个完全还不存在的东西?所以我一般会去找这些监管人员,让他们了解这些新想法,发现现有的问题然后共同去监管,这样至少监管人员可以听到我们的声音。政府是要做选择的,他们可以禁止一些新的事物,但同时也希望刺激经济,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而新的这些工作机会来自于新的技术,所以说他们也要进行平衡。


但作为创业者来说,我们也要记住,我们在一个国家做生意,也要符合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文化。用我们自认为正确的信仰和价值观去迫使城市改变,这不是我们做事的方式。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和他们合作,全球几百个城市,如果他们觉得我们违反了这些政策,那我们希望他们在对法律进行修改的时候,能够把Airbnb的这些模式也考虑进去。


共享经济,有时候是介于黑与白两者之间的。如果你觉得一个事情是非黑即白的话,你会把他们放在两个盒子里面,但其实还有第三个盒子。


郑磊:你刚才提到,先把事情做出来,让别人去了解他,再进行监管。中国有一部电影叫《让子弹飞》,有人就曾说,对这些新事物,应该让他们先飞一会,看看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和什么样的风险,然后再下结论。


布莱恩·切斯基:其实生活当中,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你如果希望没有任何风险,你不想冒风险的话,你就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所以我们必须记住这一点。另外,我们也要把他们放到一个相应的环境当中去考虑,我们也要想一想,我们所承担的责任。我们很多的创业者,对全球的公民和城市都要有这样的责任。我觉得双方都要有一些这样的想法。

 

郑磊:第三个问题,我也曾经在外企工作过,目睹他们在中国的经营。有一些国外的公司在中国成功,但也有一些来到中国后没有那么成功,甚至不得不离开。中国在文化上和政治上和其他国家都非常不同,你们的模式虽然在美国和欧洲已经取得成功,但中国的情况非常特殊,Airbnb刚刚进入中国,对于你们在中国的战略,你有一些什么想法呢?


布莱恩·切斯基:我首先想说的是,很少有互联网公司成立了中国公司后在中国取得成功的,特别是一些上市的公司。你可能会说,是否能够成功,现在为时太早。但是我们来到中国,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和很多美国的CEO聊过,我也和中国的CEO聊过,包括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等。我觉得美国的公司,其实也犯了很多的错误。


第一,美国公司可能在美国取得了成功,可能在德国也成功了,然后他们去了法国,去了俄罗斯,去了巴西,他们觉得这个业务模式在每一个地方都可以成功。所以到了中国,他们就按照这个模式做下去,然后就失败了,因为中国是非常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中国是不一样的,但是每一个国家都会说,他们国家也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其他国家,可能没有像中国这么不同。

第二,美国公司在历史上所犯的错误,就是到了这边却没有一点差异性。他们把美国产品拿到中国来,他们会很奇怪,为什么这个产品在美国很成功,在中国却不成功?我们见到很多这样的公司,他们在中国没有做特别的事情,也没有一个独特的价值主张。所以我们是来学习的,我不想说我们公司来这边是为了要赢得中国市场,如果我这么说的话那就是错了。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是要能够放下身段,必须要非常谦卑。我可以讲创业,但是我没有办法教大家怎么在中国做生意。


第三,我们知道我们的产品不可能在中国上海也原版复制,所以我们招了许多中国人,我们有产品团队,包括很多本地的工程师,我们希望能够在本地打造一些产品。如果你在中国,你不需要等旧金山总部来做决定;我们告诉中国这边的人,你们就是创业人员。因为Airbnb中国,并不是一个中国版本的美国Airbnb,而是一家中国的公司,他只是属于这个全球网络的一部分。


我最后想说的就是,我们带来了一些独特的东西:一个全球的旅游的网络。如果你住在中国,你想要旅行,你想要住在一个人家里面,你想要选择在中国以外的一个房源,那就你需要有一个全球的平台。如果说你要住在巴黎,你必须要找在巴黎的一些房源,如果你在中国,然后你希望能够接待一些来自海外的人,他们怎么样来找到你们这些房源呢?他们就需要通过这个平台。


所以我们觉得我们也有一些独特的东西可以带来这里。因为我们有全球的网络,我们有190个国家的房源,在中国的人们可以和他们做生意,和他们交流思想,和他们共同旅行,可以招待他们。如果Airbnb成功了,那其实是中国人民成功了,因为Airbnb的房源,97%的标价房款都回到了中国人手上,这个价值还是属于中国人的。Airbnb只收取3%的管理费。这也是我为什么对于Airbnb进入中国非常乐观的原因。当然我也学习到,我们要放下身段,我们不能想当然。


【观众嘉宾互动问答】

最后,布莱恩·切斯基还与现场观众还就上海大学生破坏房东房屋事件、airbnb是否会取代传统酒店业、不实房屋照片、airbnb对全球治理的贡献等热点话题进行了互动问答。详细互动内容请关注后续推送)

讲座的最后,

郑磊老师向布莱恩·切斯基赠送了纪念品~

复旦大学锡盘纪念品

DMG实验室竹制手机音箱:

绿色环保、轻便易携、不插电无能耗、中国江南特色

专为Brian Chesky定制:全球唯此一款!

后续将推出“全程演讲干货”,

想知道更多关于本次演讲的详情,

请继续关注我们,

硅谷业界精英的中国首秀,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