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
阅读量 430

腌do鲜 第六锅|咸肉说:外滩大屏的正确打开方式——做一个广告载体,还是互联网自媒体?

成果简介:

咸肉说 | 第六锅 | 李定真

 

-上海地标媒体——黄浦江边花旗大屏掌门人

-创意广告引领者:从世博会到 I ♥SH,从《后会无期》到MH370,在最贵广告大屏上与旅游、文艺、设计、公益擦出火花

2009年创立滨江星传媒,交大安泰管理学院EMBA

 

 

【核心猛料预告】

-走在路上,已经很少去看户外大屏广告?

-作为城市入口和数据出口,这块城市地标该怎么玩?

-是一个广告载体还是信息媒体?是一个公关活动还是一个景点?还是互联网思维下的一个自媒体?

-地标可能是死的,但媒体是活的。

-一起来大屏上玩数据可视化,你敢答应吗?

 

 

城市入口  数据出口

地标该怎么玩,怎么吃?

 

李定真:其实我们今天说的这个话题,还是有点勉为其难。因为原本我们这个大屏更多做的是创意的内容,跟数据有哪些结合呢?其实我们也做了很多思考。所以做这个ppt的时候,我们也蛮纠结,但同时也想把这些问题带过来跟大家一起来分享,由大家一起来创造出一些结果,这也正是do的精神。所以我们的题目是:城市入口数据出口,我们的城市地标该怎么玩,怎么吃?

 

看了一下世界地图,我会发现全球最顶级的城市,都会有自己的地标名片,而在地标名片上,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性,就是都有代表这些城市地标的媒体存在。伦敦、纽约、东京、香港以及外滩,都有自己的一个代表城市的地标。

 

说到上海地标,我们就会想到外滩这个区域,它分为左边的百年外滩和右边最新的陆家嘴金融高楼群。非常有幸,我们的花旗大屏,正坐落于这个城市名片中间,同时也跟这个城市的游客,跟这个城市的文化相融合,我们把它称为上海的一道名菜。

 

我们常常称自己是熟悉的陌生人,大家可能对花旗大屏有所了解,在电视、在电影里面会看到。我们的团队更多是跨界的团队,有来自传统媒体的人,有来自之前政府的人。那么我们的主旨是什么?就是我们想把这样一个媒体,打造成一个有内容、有温度的大屏。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历史,我们从2009年成立以后,先后跟上海世博会,一些旅游活动、、ATP大师赛,文化活动等类似活动合作。最新的活动是去年威廉王子到上海时,大家都知道,威廉来到中国上海以后,跟习大大握手,跟我们外滩大屏,也有一次小小的互动。大家会发现,其实我们做的内容,除了广告以外,还有很多艺术、文化、金融,以及一些其他的讯息。

 

大家会想,我们的定位到底是什么?我们是一个广告载体还是信息媒体?是一个公关活动还是一个景点?或者是互联网思维下的一个自媒体?其实我们想怎么做,我们就可以尝试怎么做,因为我们是一个自己的媒体。

 

我们先来看一看传统的户外广告,我相信,我根本不用做一个调研,大家都会说,走在马路上,已经很少去看户外的大屏广告。究其原因,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没有内容,形式比较单一,而且传播的方式,没有任何的增值,没有任何的互动。所以我们更多看自己的手机,而没有抬头去看这些大屏的内容。因此,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自己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结合了互联网思维,我们会发现,其实在互联网上,大家已经不再去找客户了,而是在找自己的用户,更多的不再去做广告品牌了,而是在做广告背后的内容。与这样的思维结合起来,我们觉得我们可能会任务更重,要做的事情更多。

 

因此我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菜品,也就是我们的价值主张。那就是为城市添彩,让公众愉悦,让游客、让老百姓可以玩得更开心,最后得到客户的满意。因为有了一个城市的色彩以后,老百姓看了以后,有了关注度知晓度以后,品牌传播才会有它的价值,我们称之为B2GB2CB2B

 

大家很熟悉,我们可能是“ I ♥ SH”,是我们的一个节目,其实它有很多的形式。我相信中间那个A I ♥ SH” 是我们郑老石非常喜欢的,当然刚才了解到他已经拍牌成功,非常恭喜。同时我们这个  I ♥ 体,可以赋予很多的内容,比如说“ I ♥ 黄浦江,比如“ I ♥  小笼包,去年我们在复旦校庆的时候,做了一个 “I ♥ 复旦,这事直接影响到我交大的研究生答辩差点没通过。

 

那我们再想象一下这些内容,我们怎么把它跟数据做一个结合呢?其实这些内容的背后,它有自己文化的特色,我们不妨天马行空,头脑风暴一下,我们把相对应的政府部门拉进来,比如说我们有外宣办、有交管局、有市教委,如果他们可以给到我们一些信息。比如说  “I ♥ SH”,我又知道上海跟谁是一个友好城市,“ I ♥ 复旦的时候又和复旦的某些数据结合在一起,我相信会更好玩。

 

当然,我们也会有一些自制的便民节目。二十四节气,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最原始的气象的信息,同时我们有旅游的名片,旅游的护照,介绍上海及周边的旅游景点。在一些节庆的活动,比如12.12,我相信今天到这边的小伙伴都是真爱腌do鲜的。比如父亲节,各种各样的节日,我们也会做相应的一些节点性的活动跟大家分享。

 

那么我就在想,比如说我在做二十四节气的时候,如果有一个气象的数据附在背后,我相信对大家会有帮助。在城市旅游名片介绍景点的同时,我们又赋予这些旅游景点背后的实时人数,在这个景点和那个景点有多少人。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做一个导游?我们在做父亲节活动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告诉你,上海有哪些亲子活动的地方,可以让你带小朋友去玩?

 

再介绍一个商业案例,我们跟韩寒,也是上海的本土导演,去年做过一个合作,是一部电影的首映式。当晚做了一个互动以后,在他们的微博、微信里做了一个传播,
实际效果我们确实也没有想到,两周时间的互联网传播量是
2.2亿人次。这就体现了一个城市名片、一个国际影响力的地标可以带来的影响,这确实一开始我们也没有想到的。

 

我们有了这样一份权利的同时,更多考虑的是我们身上承担的责任。所以从成立之初,我们便一直与上海慈善基金会,跟蓝天下的至爱,跟壹基金,同时也跟一系列的慈善组织做活动。包括一些突发事件,去年的MH370,以及东方之星等活动,我们觉得这也是代表城市的,要做一些有温度的事。

 

当然我们也会做一些不务正业的事,比如说我们会自己拍拍小电影,我们在2013年和2015年,分别做了两个视频,《喜欢上海的理由》和《我对上海说》分别都是对街头的路人,进行一次随机的采访,让大家说出,可能对这个城市,以及对我们新年自己的愿望。我们把它拍成了一个视频,编成了一个节目,送上大屏,让大家来看,然后非常好玩,有时间可以跟大家分享。

 

那么大家现在可以发现,我们跟传统的广告有一些不同。我也希望,大家下次到外滩的时候,看到我的广告的时候,不妨掏出你的手机,打开蓝牙,微信摇一摇,可能背后会有一个互动,一
个游戏,也可能有一个奖励在等着大家。通过网络分享以后,我们再把把抽奖的结果返回到大屏,形成一个闭环。等会儿我们就可以玩一玩。

 

 

我们都说地标它可能是死的,但媒体它是活的,我们通过媒体去不断地变换内容,我们想赋予这个地标更多的含义。它也许是一个全世界的外滩,它也可以是一个爱情的外滩,它又是一个文化的外滩,同时也是一个金融的外滩。所以这个想象,等会大家可以一起想,也许可能有更多的外滩可以呈现在这里。

 

说到这边,我们还应该感谢一下我们很多的合作者。我们也有许多,包括复旦给我们的一些支持,我们才有这么多的内容。我们觉得我们是一个地标,但这个地标怎样塑造,其实要靠大家一起来帮助我们。所以我就觉得,今天也想听听各位的建议,我觉得是让大家一起来烧这样一盘上海名菜。

 

最后这一张照片,就是说前后五百米,上下五百年。从明朝豫园小刀会到1842年外滩开埠,再到21世纪陆家嘴的楼群,这是一张非常漂亮的上海名片,我们也非常有幸把 “ I ♥ SH ”附在这个中间。我们的花旗大屏,我们也想给它一个新的定义。我们现在自己起名叫外滩之窗,有没有更好的名字,也希望大家可以帮我们想一想。谢谢大家!

 

 

互动问答摘录

 

「 吃货提问 」李总,您好。您想做大屏的互动,但目前我们的信息,都是从各自的手机屏,把信息传递到大屏,但是反过来,如果大屏的信息,是否可以 get 到我们呢?

「 咸肉放招 」 是的,我们今天跟经信委,有一个文创的项目,大屏怎么玩?我们大屏是一个内容播放的平台,我们接下来有一个新的后台,是一个蓝牙发射器的技术,在大屏播放节目源的同时,我们后台推出一个线上的内容,同一个时刻,你手机会摇出来跟大屏相关的内容,是一个手机端的程序。比如说我看到一个  I ♥ SH,我还想知道,是上海哪一个设计师设计的,他的意义在哪里?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个旅游景点,比如说迪士尼的广告,我们摇出来以后,可以预约门票。所以,这样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大数据跟附加值联接起来。我们尝试跟许多的车商合作,看是否可以看大屏,送一个汽车使用权,我们华为明年就会送一些手机,我相信大家把这个变成玩,把变成,变成一个享受。所以,把外滩带起来,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想法,谢谢!

 

「 吃货提问 」请问一下李总,我们都很感兴趣,作为一个外滩的大屏幕,她首先有地域的局限,只有在外滩周围才可以看到这个东西,是否可以这么说,如果可以破除这个局限,她就不仅是作为外滩的一个标志性的建筑,而是作为上海的标志。现在虽然你在不停的变动,但在外滩之外是看不到的。

「 咸肉放招 」 对,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我们之前也在讨论,地标这样一个很显著的名片,大家都会想到纽约,为什么?因为我们查美国,查纽约就会跳出许许多多的 Statue of Liberty(自由女神)的图片,这个概念是一样的。我们现在通过一些案例,一些创意,把我们的画面呈现出来,其实我们真正覆盖的人群,除了外滩以外,我们很多 I ♥ SH, I ♥ 复旦的图片是在线上传播的,大家看到很好的照片,都会拍下来,我相信许许多多当时复旦的校友,都会传播这一张照片,而大部分人,当天并没有去外滩。当时威廉的一个行动,英国总领事当天晚上发了一个微博,当天的卫报,就发了一个新闻。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影响力,可能是线下的,但是是全球性的,他赋予城市的影响力,是全世界范围的,我们更觉得这个意义重大。